代孕母亲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代孕母亲 >

基督徒能否做试管婴儿和代孕

  

  不久前反堕胎事工收到一封咨询的邮件,来信中一位基督徒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

  因其中所涉及试管婴儿和代孕母亲的问题在当今社会和教会中发生得越来越多,基督徒需要从圣经的启示来加以分辨,所以在匿名的前提下,我们在这里分享对这位弟兄的回复。

  提问反堕胎事工的同工:主内平安!

  我想咨询一事,我和姊妹原来想做试管婴儿,去年培养了5个受精卵,可今年姊妹因子宫癌,做手术切除了子宫,无法自己怀孕,如果想要孩子,只能找代孕。请问这符合主的旨意吗?如果放弃这5个中的任何一个,是不是相当于杀害生命?如果都找代孕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对我们有些困难。请问我该怎么办?

  谢谢解答。

  感谢你们的事工,愿神祝福他的事工!回答弟兄你好,

  感谢主,在面临如此重大决定的时候,你努力来寻求祂的心意。同时我们为你信中所提到的情况感到忧伤,因为你的确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艰难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没能第一时间回复你的原因。

  因为合神心意的事必定是首先照着神所启示的规范,然后借着信心,应用在具体的处境中,所以,我们需要先从神的启示开始。

  的确,从圣经的启示中我们看到,未出生的孩子在神的眼中就是一个完全的人了。诗篇139篇16节讲到: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这就暗示着在胚胎成为人型之前,甚至在受精卵的阶段就具有完全的人性了。

  另一处的经文是在路加福音1章的27-22节。当天使告诉玛利亚“你要怀孕生子”的时候她还没有怀孕,而当她走到伊丽莎白那里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

  根据撒迦利亚的祭司身份,我们可以推断他们的住处应该就在耶路撒冷附近。从拿撒勒到耶路撒冷大约是不超过一周的路程,所以我们可以推断那时的耶稣在玛利亚的腹中差不多就是一个受精卵的状态,而这时他就已经是道成肉身的圣子。以致于被圣灵充满的伊丽莎白和未出生的施洗约翰都来敬拜刚刚成孕的耶稣基督。

  受精卵就是人,虽然这和我们日常的经验看上去差别很大,但事实的确如此。世界医学会在1948年发布的,作为医学生毕业誓词的《日内瓦宣言》第9条也明确宣告:我将尽可能地维护人的生命,从受孕(受精卵)时起。

  我们作为一个人的出现不是像机器一样是被组装起来的,也不是像电脑上的工作进度条有从1%到100%的过程。一个20岁的男人虽然比他在12岁的时候体型要大很多,也多长出了胡子,但并不意味着20岁的他就比12岁的他“更是人”。在人格上20岁的他和12岁的他是一样的。正如刚出生的他、出生前的他、受精卵时的他,同样也是人。因为人的发育过程是“生长”,而不是“组装”,我们在任何一个阶段都是100%的人,不同的只是呈现的形式。人类生命的形成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这一瞬间就是在精子和卵子结合的那一刻。

  所以,你说的很对,放弃任何一个受精卵都是杀害生命。这样的话,你所提出来的问题就被变成了“怎么做可以不杀害这五个人类生命”。

  不得不说,现代的医学技术给生命伦理带来了许多令人担忧的问题。在上帝所定立的自然秩序中,一个人类生命的诞生过程是这样一个不可分割的序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进入婚姻,通过性的结合,丈夫使自己的精子在妻子的身体中与她的卵子结合,受精卵(新的人类生命)在妻子的子宫内孕育成熟,并最终降生。这是上帝所安排的唯一一种合法的赐下新的人类生命的方式。先有男女,然后有婚姻,再后有身体的结合,最后有孩子生出。简而言之,就是“只有两口子才可以生孩子”。之所以要把这个写得如此细致,就是因为现代的技术将原本被视为不可分割的整体的过程拆得七零八落,以致于我们对是非黑白的判断开始变得迟疑。

  一关于试管婴儿的问题。在通常情况下,除非当事人主动提出要求,医生一定是会让当事人比预备生育的孩子数目做更多的受精卵。因为从技术上来讲,并不是每一个培育都会成功,同时,还因为技术上无法模拟精子在自然受孕过程中的筛选过程,医生们只能在受精卵之后的状态中进行人为的筛选。这也正是你们会培养5个受精卵的原因。你们最初大概不是因为想要5个孩子而做的这5个受精卵(其实从本质上讲这就是五个人类生命)。所以,为着当初预备抛弃受精卵(人类生命)的动机,求主怜悯。

  有基督徒因着对主的敬畏,即使他们做试管婴儿,也会事先告诉医生,要两个孩子,就只做两个受精卵,我们不会做人为的筛选、抛弃,如果不成功,我们就不再做了。

  所以,从消极的、不犯罪的角度来看,试管婴儿技术是否构成“杀害人类生命”取决于在此过程中有没有对受精卵(人类生命)的筛选、抛弃的行为。然而,如果从积极的、荣耀神的角度来看,试管婴儿技术在某种程度上使丈夫和妻子的心远离神,而倾向于人的力量,有时也伴随着将生养后代高举过夫妻间亲密关系的试探。生命是从神而来的,只有神才拥有赐下生命和收取生命的权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收养是更美善的选择。

  因为神自己也在收养!我们得救被称为“神的儿女”正是因为祂收养我们,收养是对神之爱的效法。在圣经的原文当中,“得儿子的名分”就是收养的意思。英文圣经中讲到这一点的时候,也是用的Adoption(收养)这个词。所以,对于一个英语世界的基督徒来讲,他会显而易见地知道收养和我们信仰的关系。

  并且神的收养不是一个事后才有的计划,而是祂在万世以先就定下的计划。我们被祂收养,也不是成为了一个次等的孩子,而是与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一样可以用极其亲密的方式称祂为“阿爸!父!”(罗马书8:15-17)

  所以,无论自己能否生育,基督徒当渴慕收养,而非视其为次等的权宜之计,对收养的孩子也是当视如己出。这与血缘上的生养一样,都是神赐下产业的美好的方式。

  但现在,我们还得回到更为迫切的“怎么做可以不杀害这五个人类生命”。

  二关于代孕的问题。代孕是否是一条出路呢?代孕行为是否和神心意?这同样值得考察。

  代孕在中国还没有合法的地位,美国目前有26个州允许代孕,但这26个州的代孕政策也各不相同,并且也有很大的争议。[1]除此以外,还有许多其它反对意见,比如认为代孕将女性工具化,认为代孕是某种形式的人口买卖。[2]

  在基督徒当中,也存在争议。有人认为代孕是某种形式奸淫,有人认为不是奸淫。反对将代孕视为奸淫的观点认为,奸淫应仅仅被限定为婚外的性行为,而代孕没有发生任何性行为。就我个人的领受来讲,非法的性行为之所以是罪,还有更高一层的含义,就是它对婚姻的本质“二人成为一体”的破坏(哥林多前书6:16)。而夫妻二人“成为一体”的具体表现,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完整不可拆分的序列:从婚姻的盟约到性的结合,到精子和卵子的完全融合,到孩子孕育的过程,再到妻子生下丈夫的孩子。这是一个不可拆分、完全应该由夫妻二人实施的过程,代孕行为则在其中加入了第三者。

  在《基督教生命伦理学基础》中,有如下的论述:

  在代孕母亲由一位丈夫的精子受精的案例中,存在生殖性通奸(reproductive adultery)的现象。丈夫繁衍后代已经超出了丈夫与妻子结合生育的界限。他使他妻子以外的女人为他生育孩子。代孕母亲是一个妊娠代理,一对丈夫的精子和妻子的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然后把他移植到另一个女人的体内,使她没有通过婚姻而得到母亲的身份。……一个特别的现身表达,在道德上应该被大家认可,即子女之福的妻子应该完完全全是子女的母亲,她应该在她自己的子宫内培育后代。……为某个男人怀孕的女人如果不是这个男子之妻,那这个女人就不应该参与到这一行动事件中来。[3]

  所以,即使仍然存在争议,但照着在神面前谨慎的态度,就不应将代孕视为无可指责的事情。

  然而正如信所提到的,你家姊妹遭遇不幸无法再自己怀孕,我们现在似乎处在一个伦理困境,即:不抛弃受精卵,就必须代孕;但代孕也可能在另一方面得罪神。

  照着我现有的领受和其它可参考的观点,有如下几种建议供弟兄考察:

  1不视代孕为奸淫的罪,认为奸淫仅限于特定的性行为,寻找5位代孕者孕育这5个生命,并承受因此而来的经济压力;2视代孕为某种形式的奸淫的罪,相信其破坏了在生养过程中的“二人成为一体”,但同时认为5个生命的重要性更高,所以仍然寻找5位代孕者孕育这5个生命,并为此过程中不得不犯下的罪岂求主的怜悯;3视代孕为某种形式的奸淫的罪,所以不妥协。寻找5位愿意“收养”这5个受精卵的夫妻,将其交由对方的妻子孕育。同时放弃对这5个生命一切权利的主张,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收养,否则仍然是“代孕”。愿你们一家照着在神面前无愧的良心自由和交账的心作出自己认为合宜的判断。我们也你们祷告,愿满有恩典怜悯的神带领你们的心。

  阿们!

  后记

  伦理困境是任何一个人一生中避免不了会遇到的,或这样,或那样。它的存在一方面显明了人的有限,叫我们知道自己在许多关于自身的重大抉择上,在两难之间无能为力,分身乏术。另一方面,伦理困境是一场信心的考验,人在其中无非有两种心态。一种是“管他的,冲出去再说”,于是在冲出去的过程中造成另一场破坏;一种是“管他的,死就死吧”(以斯帖记4:16),于是以斯帖进宫去见王。

  愿我们为这一个家庭祷告,愿他与他妻子的这一场经历中经历神。

上一篇:胚胎的"床"——子宫内膜怎样才算最好
      下一篇:月亮就像一个女人的两个生命。这8件事应该做得